搜索 菜单

朴槿惠遭弹劾,日韩关系“生变”

2016-12-16 东方新报 本站编辑

【东方新报12月22日时评】12月9日,韩国国会通过了对朴槿惠的弹劾动议案投票表决,朴槿惠被停止执行职务。朴槿惠遭遇弹劾主要是受到“闺蜜干政”事件影响,这次弹劾让朴槿惠任内执行的外交政策难以维持,因而势必会影响到今后日韩关系的发展。

朴槿惠在外交领域最瞩目的行动就是推动中韩关系改善,上台伊始,朴槿惠一改韩国“联美抑中”的传统外交政策,主动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一度被外界视为可能改变东北亚格局的“外交革命”。历史上的“外交革命”是指欧洲“七年战争”之前的外交变动,当时,英国放弃了支持奥地利的传统政策,转而支持普鲁士,而法国则改变了与奥地利对抗的政策,转而与之结盟共同对抗普鲁士。朴槿惠的“外交革命”显然不是要抛弃美韩同盟,她只是想借加强中韩合作来扩大韩国的发展空间,同时减少韩国对美国的依赖。

然而,朴槿惠的“外交革命”并不成功,韩国在安全、外交等方面都对美国极度依赖,这让韩国外交政策的调整空间非常有限。朝鲜连续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导致半岛局势极速升级,更迫使韩国不得不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最终,由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问题,导致中国、俄罗斯等国与韩国之间的关系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美国通过加强与韩国的军事合作,进一步加强了对韩国的控制,在美国的影响下,韩国还打破了不和日本进行军事合作的惯例,与日本签订了军事情报交换协议。

朴槿惠在外交方面磕磕绊绊,安倍的对韩外交却堪称“成功”。慰安妇问题是影响日韩关系发展的一大症结,韩国慰安妇幸存者团体一直在向日本施压,要求日本对慰安妇进行道歉、赔偿,朴槿惠上台后,韩国政府也多次要求日本对慰安妇道歉。但是,在美国的压力下,韩国政府的态度最终还是软化了,不仅接受了日本提出的赔偿方案,还向日方做出了劝说韩国民间团体撤掉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慰安妇雕像的承诺。前不久,韩日两国草签了军事情报互换协议,这一协议的相关谈判早在四年前就开始了,之所以一直拖延至今才完成草签,就是因为韩国对日本并不信任,韩国民众对与日本进行军事合作也有很大的排斥情绪。但在半岛局升级和美国要求日韩加强合作的双重压力下,朴槿惠政府还是与日本草签了这份协议。

安倍对韩外交的“成功”是通过借外力压制朴槿惠政府的手段实现的。尽管日韩签署了慰安妇赔偿协议,平息了两国间的外交风波,但韩国民众对日本的不满情绪并没有消退,日本利用军事情报互换协议获得了直接参与朝鲜半岛安全事务的权力,却没能加强日韩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因此,这样的“成功”是暂时的,也是难以持久的。

朴槿惠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她在对日外交中的屡次妥协遭到国民的强烈反对。考虑到日韩关系在韩国国内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朴槿惠的继任者必然不会再执行这种对日妥协政策,甚至会对日本表现出强硬态度,以避免触怒民众。在韩国民众心目中,日本的形象在近年来不但没有得到改善,还在外交方面借助外力压制韩国,让韩国民众深感遭到了日本的愚弄。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韩国民众对日本的反感情绪也不会减少。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的亚太政策将发生一定的变化,根据特朗普此前一系列表态可看出,他仍旧希望美国在全球事务中担当领导角色,但又不想继续让美国“大包大揽”,而是要让包括日本、韩国在内的盟国在与美国的合作中承担更多责任。特朗普将对美国亚太政策做何种调整还是个未知数,但要让日本、韩国在美国的同盟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美国仍会采取在日韩之间“促和”的政策。这种政策虽然可以帮助美国用外交和军事协议将日韩捆绑在一起,但却解不了日韩之间的“心结”,甚至还会加剧韩国对日本反感和排斥的情绪。

安倍前一阶段的对韩外交,尚能通过借外力压制朴槿惠政府的方式顺利展开,但今后这种手段很难继续发挥效力。这种手段只会让韩国政界和民间的“反日”情绪进一步加剧,从而让日韩关系改善的阻力越来越大。因此,日本要想缓和日韩关系,就必须改弦更张,不再只追求通过政府间协议来实现日韩在军事等方面的合作,而是以改善日本在韩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作为切入点。

要赢得韩国民众的好感,日本需要从韩国的角度出发来重新认识日韩在历史问题上的争议,不再将这些争议视为外交方面的“麻烦”,用谈判和赔偿之类的外交手段加以处理,而是认真反思日本的战争责任问题,做出真诚的道歉。同时,日本还需着力与韩国建立战略互信。战后日本长期坚持“和平主义”外交,正是这种政策让韩国转变了战后初期对日本的敌视态度,日韩两国也实现了邦交正常化。安倍再次担任首相后,日本开始推行“积极的和平主义”,借配合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的机会,力推日本军事力量“出海”,在进行上述安全政策调整时,日本并未与韩国进行充分沟通,因而导致韩日之间互信的破裂,韩国甚至公开表示“在未获得韩国许可的情况下,日本不得在朝鲜半岛实行集体自卫权”。

因此,要恢复韩国对日本的信任,日本还必须重新回归“和平主义”外交,要表现出这种回归,日本就要在半岛事务中改变撮合美日韩军事合作的阵营化、对抗式外交风格,转而积极推进半岛的整体和平和无核化进程。

Top

网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0条评论(0/ 150)

验证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