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菜单

日本副首相再失言:“两千年来保持一个民族的唯有日本”,日本舆论两极化

2020-01-15 东方新报 本站编辑

1月13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在老家福冈县饭塚市召开的国政报告会上发表讲话时称:“两千年里全世界保持同一个民族、同一种语言、同一个王朝的国家唯有日本。”据日本媒体报道,麻生太郎是在讲到日本在世界中的存在感,日本人应该为自己国家感到自豪等话题时发表上述言论。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


2019年4月19日日本议会通过了《阿依努民族支援法》,法律中明确承认了阿依努民族作为日本的原住民族的地位,并制定了维护和振兴阿依努独自的民族文化、与其他日本国民共生的方针。因此麻生太郎的言论被在野党和媒体指责与政府政策相悖。

 

阿伊努人是一支生活在日本北方的原住民族群,历史上阿依努人主要分布在日本北海道和俄罗斯库页岛、千岛群岛及堪察加等区域,他们的祖先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3万8千年前。在人类学上,阿依努人与日本大和民族存在较明显的差异:他们眉骨更为突出,眼圆而深陷,头发稠密多呈波浪状,体毛发达,被认为有明显具有欧罗巴人种特征。此外,阿伊努族还拥有自己的语言阿伊努语。阿依努语不属于于黏着语系的日语而被认定为无法分类的孤立语。



穿着民族服饰的阿依努人


从公元十一、二世纪开始,阿依努人与来自日本本州的日本和人的接触逐渐频繁,阿依努人和日本和人的融合初见端倪;最晚到平安时代末期,已出现开始在北海道南部定居的和人。阿依努民族被日本本州政权称作“虾夷”,视为“化外之地”。之后,日本人对北海道的渗透不断加剧。经过多次征服作战,江户政府最终在17世纪将虾夷地作为幕府的直辖领地收入囊中,对阿依努族的称呼也改为“土人”。

 


历史照片中的阿依努人


日本明治维新后,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北海道的控制,日本政府加强了对阿依努民族的同化。1869年,日本政府将虾夷地改名为北海道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自此居住在北海道的阿依努人被强制定义为“日本人”。耳环、纹身等阿依努民族传统文化被视为陋习。同时,日本政府在北海道各地设立“旧土人学校”,规定必须用日语授课。1899年,日本政府制定《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带有明显种族歧视倾向,法律没收阿依努人土地,禁止阿依努族保留自己传统的风俗和文化,禁止从事捕鱼狩猎等活动。日本旭川大学教授高野斗志美称,该法律不仅剥夺了阿依努族的财产,还被作为“日本推行文化帝国主义的法律依据”。

 

现在,血统纯正的阿依努人已经非常稀少。截至2017年据日本官方的不完全统计,北海道现存的阿依努族人口约为1.4万人。

 


阿依努人要求恢复原住民身份


二战后随着日本帝国主义的瓦解,特别是20世纪50年代美国原住民运动的兴起,日本也开始出现要求为阿依努族恢复权利的运动。20世纪70年代,北海道民间的阿依努相关研究和阿依努语学习运动开始兴盛起来。之后,日本各地陆续出现专门教授阿依努语的教室,早稻田大学、千叶大学、名古屋大学等高校也成立了专门机构研究阿依努语。阿依努族历史研究也成为了远东考古学界的重要研究课题之一。


1997年,日本政府终于顺应历史潮流,颁布《阿依努文化振兴法》取代实行了100多年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新法制定了严禁歧视的新制度。2019年4月日本政府为“推进实现尊重阿依努人政策的实施”再次修改法律,新法律中明确承认阿依努民族为日本的原住民。

 

麻生太郎此番言论一出,日本媒体多认为其将招致国内的批评。其实早在2005年,麻生在担任日本总务大臣时就因发表过类似言论而引发北海道阿依努协会的抗议。

 

1月14日,麻生太郎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产生误会的话那我道歉订正。”(誤解が生じるならおわびのうえで訂正する)

 

失言常被认为是政治家的大忌,不仅有损从政的权威,因“言”失势的政客也并不在少数。但麻生太郎仿佛超越了这个禁忌。“说错话再道歉”几乎成为麻生太郎从政生涯的一个特色,他“用暴言、诡辩、强词夺理不断挑战人们的神经”、“用缺乏考虑和想象力发言拉低政治家的品味”(《每日新闻》)。


2013年1月,麻生太郎出席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国民会议时,针对高龄患者的医疗问题说:“即便有死的心,但想到能够活下去就依然没办法真的去死。但想到用政府的钱来支付(高额医疗费)就觉得心虚。不考虑怎么帮着快一点死的话,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2013年4月,在自己支持的名古屋候选人落败后,麻生太郎表示:“名古屋人的素质很低,看他们选河村当市长就知道。

 

不仅是日本国内问题,国际问题也少不了麻生的“品头论足”。2014年4月,在谈到日美TPP谈判问题时,麻生说:“奥巴马根本就没有摆平国内事务的能力。

 

2017年,麻生太郎在演讲中说:“就算希特勒动机再怎样正确,屠杀百万人也是不对的。


麻生太郎对新闻媒体的态度则更为轻蔑。


2015年在日本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面对中国香港凤凰卫视记者关于日本加入亚投行的提问时,麻生太郎连续三次让记者重复问题并用英语连问“What?”。并在随后地回答中大笑说“我们国家和你们国家是不一样的”。

 

2018年议会会议上麻生以轻蔑的的口吻嘲讽日本媒体:“竟然能认为森友学园问题比TPP更重要,日本纸媒的水平也就到这儿了。

......

 

虽然有如此花样百出的“言论”,但颇为吊诡的是这位日本政坛出了名的“大嘴”的仕途却并未因此受什么影响,甚至颇受日本民众的“爱戴”。


像许多日本政客一样,麻生太郎出生于政坛名门。高祖父是明治维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外祖父吉田茂曾三次组阁首相任期长达8年。从学习院大学政治专业毕业后,麻生经过短暂留学进入家族企业担任社长。1979年麻生首次当选老家选区的众议员,踏上了从政的道路。1996年,麻生首次进入内阁担任经济企划厅长官。2001年麻生首次竞选自民党总裁,败给了当时风头正劲的小泉纯一郎,在四名候选人中位居第3。小泉上任后对麻生继续委以重任,麻生此后出任自民党政调会长、总务大臣、外务大臣等诸多要职。并最终在2008年出任第92代日本内阁总理大臣。


麻生太郎自从政以来已12次当选日本议员,有相当数量的日本民众喜爱这位颇具“个性”的政客。或许正是由于他“不过脑”使日本民众感受到不同于一般政客高高在上刻板印象的“人情味”,加之被视为鹰派麻生太郎在诸多言论中表现出的强硬迎合了日本的民族情绪,许多日本网友大肆称赞其过激言论,并给麻生冠以“最爱日本的政客”的称号。

 

本次关于民族问题失言的新闻下,一条日本网友的评论颇具代表性:“这也能叫新闻?给别人话语里挑错难道是记者的工作吗?没什么意义。


Top

网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0条评论(0/ 150)

验证码

发表评论